有些事再不说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说

我在这写下这些文字,是为了铭记。为了未来的我不会忘记。
昨晚在黑暗中想起这些事,依然是泪如雨下。我静静地躺着,任由泪水不断地涌出滑落。只因我想起一句话:“让你不要离我那么远。”
然后胸中便充满了无言的苦涩。

4月12号下午妈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外婆意识不清了,让我打个电话回去。当时心烦意乱,给南昌挂了电话。是外公接的。没有多说,他说外婆已经睡了,叮嘱了几句便挂了。上Q又看见妈妈说找时间回去一次。那几天睡前脑子就会空下来,不断地想,不断地猜测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如果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又该怎么办。
13号又给妈妈发信息问情况。妈妈说是糖尿病引起的并发症,意识不清,只能给她灌东西。
如此过了几天。星期三晚上爸爸让我请假买票。我一直等待着这一天,却也惧怕着这一天。星期四中午便买好了机票。当天下午父母也从广州开车回去。
星期五上午11点的飞机。很早便到了机场,说真的一点预感也没有。10点半的时候妈妈打电话来,问我飞机的时间。然后突然说:“外婆走了。”我还没反应过来,便挂了电话。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那句话说得又快又轻,仿佛只是蜻蜓点水一样。但是我开始心烦意乱起来,书也完全看不下去了。
大巴坐过站,还是在八一广场打车回去的。在十九中下了车,看见爸爸站在门口等。楼梯口摆了两个很大的花圈。我还没有一点真实感。在二楼爸爸突然停下来看我,说你怎么穿红色的衣服。我愣了,这才发现他手臂上的黑纱,跟他的黑夹克混一起看不太出来。他下去拿了毛衣,把夹克给了我。
还没进门就听见很嘈杂的声音。但我谁都无暇顾及。一进门,就看到桌子上外婆的遗像。妈妈拿过我的包,让我上香。
我笨手笨脚地点了三支,张了张口,眼泪就先出来了。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对着遗像掉眼泪。舅舅站一边,吸着鼻子说:“妈,珂珂从北京回来看你啦。”
那一刻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客厅很嘈杂可是我只听见妈妈跟舅舅吸鼻子的声音。仅此而已。
外公让我休息一下,我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能想。最后我还是向里躺下了。一躺下又开始掉泪。想哭,想大声地哭出来,哭到嘶声竭力但是不可以。我告诫着自己不能,不能。那是真正地哭到肺疼吧,我大口地吸气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出声。
后来外公来了,说“你不要太难过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我觉得难过。这话不该他说,但我只能点头。
《地下铁》只剩下一点点,就是看不进去。眼睛扫过文字,就是进不去脑子里。干脆买了米娜。这种不用费脑子的杂志用来打发时间最好不过。
晚上舅舅的同学都走了,屋子突然一下子静下来。空得恐怖。我觉得疲倦,很快睡着,但是夜里被木板床硌得腰疼,醒来几次。
17号什么事都没得做,舅舅的同学一个个上来凭吊。大人们去应酬,我一个人翻着米娜过了一天。夜里他们打麻将,吵吵闹闹。
到18号为止妈妈还从没哭过。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作坚强。
17号下午她睡醒时我们聊天,她突然说:“你知不知道外婆的遗言是什么。”
我开玩笑地说:“让我嫁个有钱人?”
她好像也笑了一下。“外婆说别让你离我太远。她走之前都想着你。”
我当时顿了一下,什么也没说。但现在想起来依然泪眼朦胧。外婆是因为妈妈一直不在身边,所以才这么说的。2岁的时候妈妈便带着我去了广州,此后便是聚少离多。虽然与舅舅住在一起,但是毕竟是女儿。而我现在,在离广州千里之外的北京,离妈妈那么远。等我毕业以后,也指不定要去哪里。以前我一直想着,要离开广州,看看外面的世界,甚少想过陪在妈妈身边。心酸……除了心酸还是心酸。
外婆是16号凌晨3点走的。妈妈也没来得及赶回来。最后一面也没见上。
18号出殡,一大早便起来去了殡仪馆。舅舅捧着遗像走在最前面。他同学说千万别回头。
到殡仪馆大概是7点半之前。厅里“沉痛悼念XXX同志”还没换过来,于是他们嚷嚷着找工作人员。等了很久,雨一直没停。妈妈怨爸爸把时间定8点半太晚。
然后妈妈坐在了花坛边上,跟我笑着说“心里有点害怕啊。”我问为什么。她说“毕竟是亲人。”
一向坚强的妈妈变成这样,我知道她心里其实一直很难受。眼眶就酸了,但我抬头看天。怎么可以在这时候哭呢。
过了很久外婆的遗体才推出来。妈妈站在厅门口什么都没说。舅妈把我拉一边嘱咐我要照顾好妈妈。听到这话我真的忍不住,一下子又湿了眼。
告别仪式开始,我站在妈妈旁边,听她一直在啜泣。亲友一个个告别,都是不认识的。我浑浑噩噩地与人握手,看他们陌生的脸。
最后才是家属告别。妈妈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外婆躺在鲜花里,戴着深色的丝绸帽。由于没戴假牙嘴显得宽。绕到另一边妈妈就停住了,抓住栏杆哭得很厉害。我抱住她,只能抱住她颤抖的身体。
然后便是火化。进焚化炉时妈妈再一次哭起来,蹲在地上起不来。我一边揽住她一边极力从模糊的视线中辨认出外婆。可是我只看到冰冷的炉子。我不断地在心里说,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一定。
表哥的手背也是上一片亮晶晶的泪水。舅舅喊着外婆悲恸得不能自己。
而我什么也做不了。
火化要一个小时。房间里信号不好,无法发短信。于是发呆。看大人们走来走去。
残骸推出来,骨头都没烧掉。能分辨出大腿骨。把骨灰粉碎了收进盒子里就去山上埋了。烧了很多很多的纸钱。因为有人说蜡烛跟纸钱都不能带回去,纸钱又买太多了。只能一点一点烧。被烟熏得眼睛不舒服。听见有人问妈妈墓碑上我的名字是不是刻错了,妈妈说没有。
忙了很久,回去在楼下烧了麻。中午在环湖宾馆请亲友吃午饭。我觉得累,菜上太多,拼命地吃。有看到小娟姨妈。觉得她一下子便好老。家里还有她的结婚照,那时候她是那么漂亮啊。可是现在她头发都白了,皱纹也那么多。
吃完了爸爸让我陪外公回家。一路上我只是沉默,外公唠唠叨叨地说了许多。他说过两天就跟妈妈去广州,老太婆不在了看见房间里的东西也难过。他还让我在北京一个人多注意安全,出去外面不要太晚回学校。
回到家他说要我休息。等我躺好了他还特地来看了看。
之前订机票就订好了19号下午2点的飞机。一早上听公公打电话给许多人,一一感谢。我给妈妈剪白头发。找了好多出来。妈妈一惊一乍地,说怎么会这么多,之前明明都看过了。还是觉得心酸,于是一条一条地仔细地找,剪了。一弄就好久。弄完了也差不多出发了。
在出发厅门口妈妈还问要不要她也进去。我犹豫之后还是很爽快地说不用。结果她还是跟来了。陪我坐到换登机牌。
如此一别,又将是数月。

小时候跟外婆的感情还是很不错的。每年都盼着过年回南昌,哭闹着不去拜年,因为讨厌去不熟悉的亲戚(对我来说)家。那时外公很喜欢跟我玩抓中指的游戏,怎么玩也玩不厌。他老是笑呵呵地问“珂珂想吃什么呀”。
每次走,都极不开心。我记得很清楚有一年,外婆坐在厨房。妈妈让我跟外婆说再见。我不想让她看见我的眼泪,拥抱了她。
现在想起来,她看上去很舍不得的样子。嗯。也许是我记错吧。
三年级吧?外公外婆过年来了广州。去流花湖公园玩。我还拿着学校发的雪花馆的门票一个人进去看了很久。
还去了越秀公园,在五羊雕像前照相。
那年有天晚上,外婆用棉签跟纸巾给我做了一朵很漂亮的白花。我很兴奋地要戴在头上,她说白花是死了人才戴了,然后给花上了红色。
外婆是小学教师,个性又非常要强,家里事事都要管。偏偏舅舅也是一样的脾气,以前两个人老是吵架。妈妈说这才不会得老年痴呆。
于是每年过年她都要我读英语,还让我背全国省会的简称。一定给我布置功课。
初中的时候外婆洗澡时摔断了腿,从此行动就不方便。去年糖尿病的并发症也出现了。脚开始腐烂,但是又不能切掉,伤口也好不了。一直躺在床上。妈妈说去年国庆的时候回去,她一直在说很痛、让她死好了。
妈妈说想买个轮椅,但外婆就是不用。现在轮椅还是全新的,一次都没用过。
今年过年的时候她还让我给她检查英语书里的发音。她说这书要给舅舅留着,还要让舅舅学英语。
外公说在走之前外婆受伤口的折磨,曾经叫他买安眠药。
但是为什么长大了之后就觉得疏远了呢。觉得自己不属于南昌。一并连着那里的人也不喜欢起来了。
我以为我没事的。我以为我足够坚强。飞去南昌之前我还在想,外婆她可能会拖很久,等我回去她还不会走。
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听Joanna Wang的《Times of your life》,感触至深。
Good morning, yesterday
You wake up and time has slipped away
And suddenly it's hard to find
The memories you left behind
Remember, do you remember

The laughter and the tears
The shadows of misty yesteryears
The good times and the bad you've seen
And all the others in between
Remember, do you remember
The times of your life (do you remember)

Reach back for the joy and the sorrow
Put them away in your mind
The mem'ries are time that you borrow
To spend when you get to tomorrow

Here comes the saddest part (comes the saddest part)
The seasons are passing one by one
So gather moments while you may
Collect the dreams you dream today
Remember, will you remember
The times of your life


Gather moments while you may
Collect the dreams you dream today
Remember, will you remember
The times of your life
Of your life

Do you remember, baby
Do you remember the times of your life
Do you remember, baby
Do you remember the times of your life


我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如此脆弱的一面,所以请不要对我小心翼翼。
我会告诉你,我没有事。
我想从此以后我不会吝啬告诉妈妈我有多爱她。因为有些事再不说就可能再也没机会说。
強さが欲しい。
于4.30 23:32pm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新堂遥

Author:新堂遥
これが、最後の呟き

日历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类别
最新留言
来勇敢搭讪
链接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